启明新闻

启明观点 | 周志峰:要投那些产品磨得像针一样的公司

2019/05/16 | 启明创投

燧石星火’投资公开课(第八期)——机器人行业

在深圳证券交易所的指导下,“‘燧石星火’投资公开课(第八期)——机器人行业”上月在上海顺利举办。本次活动邀请了启明创投执行董事周志峰、哈工大机器人义乌人工智能研究院副院长兼智能传感研究所所长何俊、天风证券董事总经理兼研究所副所长邹润芳等主讲嘉宾,分别从机器人项目的投资逻辑、机器人行业发展趋势及政策解读、机器人行业投资分析等方面进行了系统性和实操性相结合的课程培训。

其中,启明创投执行董事周志峰分享了《机器人创业投资》的精彩主题演讲。内容包括三个方面:案例分析、投资逻辑、行业趋势。

以下为演讲实录(部分):

感谢主办方的邀请。我现在在启明创投主要负责科技领域投资。启明创投共投过18家跟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技术相关的公司,今天我将选其中大家耳熟能详的2-3家来做案例分享,让大家看看当年我们的投资逻辑是什么。核心主要是解答以下几个问题:我们当年是用什么标准去判断这些有巨大潜力的公司的?我们对这些已投的机器人公司、这个行业都抱有哪些期望?

1、什么是机器人

首先,大概介绍一下我们投资的一些公司。优必选,深圳企业,上过四次春晚,我们是A轮投资人。石头科技,主要做智能扫地机器人,我们也是它最早的机构投资人之一。旷视科技,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公司之一,今年1月份宣布了三大核心业务方向,其中之一就是机器人,聚焦在物流和制造领域。梅卡曼德机器人,是一个标准的工业机器人升级,通过深度学习实现立体视觉引导,跟现在A股已上市的工业机器人公司都不太一样,代表了工业机器人新一代的发展趋势。阿博茨科技,一个专注于金融领域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的发展公司。有人把无人驾驶也算成是机器人,我们投了中国最领先的无人驾驶平台性公司之一,叫文远知行。这些公司目前加起来,总估值超过了120亿美金,总融资金额超过了30亿美金。非常幸运,我们从2013年就开始布局机器人领域,在过去6年时间里我们收获了一些经验。通过从A轮就开始投资这些公司,我们陪着它们一点点长大,见证了一个从技术、产品到市场的成熟期,我觉得这是我们投资人能深入认知一个行业的最佳方法。

机器人是一个特别宽泛的领域,其中每个细分品类的投资逻辑、判断标准都相差甚远。请看上面这张PPT。比如这个编程机器人,是专为5-12岁小朋友们设计的。这款娱乐机器人“悟空”是优必选跟腾讯合作做的,它可以用眼睛来识别面前这个人是爸爸、妈妈还是宝宝,另外你还可以问它《唐诗三百首》的某一首,它可以马上背出来,还能自动编程跳舞。这个是优必选和漫威合作做的钢铁侠,上周已在京东正式首发,它实现了一个AR功能,你可以指挥它在家里地板上走路,完成一个任务。这是迎宾机器人。这一个,在广州、深圳的很多机场都可以看到。还有送餐机器人,海底捞的机器人,硅谷做汉堡包的机器人,手术机器人,外骨骼辅助行走机器人,巡逻安防机器人,送货机器人等。最后朋友圈很多人转发的波士顿动力的可以实现奔跑跳跃的Atlas人形机器人。所以机器人领域品类繁多,各有特色。

以上都是服务机器人,如果看工业机器人,又是另一个全新的领域。从多轴的、SCARA、串联、并联、到协作机器人,如果按机械臂来分类,可以细分成四到五种。如果按功能来分类,可以分成二三十种。有人把无人机和无人驾驶也叫机器人。去年硅谷投资的热门领域RPA,即机器人流程自动化,也叫机器人。它们每一个展开都是一个更大的品类,有各自从上游到下游的产业链。

1.1 机器人产业分类

服务机器人,又可以分两类,一类是个人的,无论个人将机器人放在办公室还是家里,目的都是服务于个人。比较常见的是教育机器人。近期国家发改委颁布相关指导意见推行STEM机器人教育。娱乐,聚焦在人机互动。家务机器人,例如扫地机器人,现在也有做更复杂的任务,如能拿取东西的机器人。另一类是Professional机器人,主要针对一些特定功能,有针对国防的、监控的,有针对医疗领域的,这又分成三个更细的品类,一类做手术机器,一类做外骨骼辅助,还有一类是现在在美国和日本研发比较多的老年陪护机器人,比如就为了实现“抱”这一个动作,把行动不便的老年人从床上送到洗手间,然后再返回。这些都是有各种特殊用途的机器人。其实服务机器人,场景不同、要求实现的功能不同,技术路线就会大不相同。

工业机器人,如果简单地按工作方式来分类,可以分成很多类,但这几年兴起协作机器人。这四个又不是完全一个并列的关系,有点交叉。

我重点讲这两类,然后接下来我将讲讲两家公司,优必选和梅卡曼德。它们一个是服务机器人、一个是工业机器人。

1.2 服务机器人背后的四大核心技术

服务机器人,从100~200元的编程教育机器人,到3000元的可以做基本AI感知功能的娱乐机器人,再到迎宾、送餐的更大型的机器人,虽然它们形态、价格差别很大,但核心都是四个技术,无非是针对不同场景对四个技术中的某几个做了优化。

关节。人类能够实现不同的动作,核心就是关节。关节有几个指标:一是多角度,这样机器人表现出来的动作就会更自如,可以完成更复杂的动作;二是更有力、可以承受更大的重量,这样能够实现的功能就会对人类帮助更大。所以关节基本上就是机器人硬件的核心。

优必选的团队在公司早期着力解决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关节,也就是伺服舵机技术。伺服舵机,首先需要实现高可靠性、规模化量产、和低成本,才可以在消费机器人产品上使用,否则只能供应给工业机器人。另外,需要给伺服舵机加载上力矩、温度、电压、电流传感器,让它们能有更敏捷的反馈,这样才能实现灵活的动作。

运动控制。有了关节,局部可以动起来,接下来就靠运动控制,让机器人整体运动起来。即通过算法去控制所有舵机协同工作。

感知。服务机器人中的感知有两层含义。一层是定位和导航,另外一层是通过摄像头实现的物体识别。

人机交互。这更多是在偏to C的机器人,它要做人机交互。尤其是利用新的人工智能技术,用语音、视觉、自然语言处理技术完成交互。

基本上所有服务机器人都是在这4个技术领域中发展自己的优势。

2、案例分析

2.1 服务机器人

优必选的产品线包含从入门级到高端,从to C到to B。入门级,有各种各样的编程机器人。公司的创始人和CEO周剑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战略:用COO养CTO。优必选通过具有规模性的入门级教育机器人、娱乐机器人,去创造近期的营收和利润,为公司提供现金流建设面向前沿机器人技术的研发中心,吸引和招聘全球顶级人才加入,打造未来可以走进千家万户的高智能人形机器人。优必选在深圳、清华大学、悉尼大学、和硅谷都建立了机器人研发中心。这是我在技术投资领域喜欢的典型类型 - “一个伟大的故事+技术逐步落地带来的实在市场业绩”。

在销售入门级机器人时,优必选很好的利用了与一些全球领导性巨头企业的合作:如与Apple公司合作推广STEM教育;与腾讯和Amazon合作、利用他们现有的内容生态联合开发娱乐机器人;与迪士尼合作,用机器人技术赋能超级IP,结合电影发行,不断打造面向粉丝市场的星球大战机器人、钢铁侠机器人等。

另外,更大型的服务机器人也有很多的机会。虽然技术还没有完全成熟,但是需求是实打实的存在的。优必选针对特定场景,也做了安防巡逻机器人等。

通过这些近期的努力,最终要做出高度智能的人形机器人,走进每个人的未来生活。今年1月份在拉斯维加斯CES上展示了这款可以上楼下楼、倒可乐等功能的机器人,成本已经降到数十万人民币。对比美国和日本那几款非常有名但需要几百万美金成本的机器人,真正实现机器人进入人类生活,我觉得还是像优必选这样的中国企业的路径更好、更对。

2.2 刚需产品VS半刚需产品

另外,在判断服务机器人的时候,我讲一个概念——刚需产品VS半刚需产品。因为服务机器人还处在整个产业发展早期,大部分服务机器人都不是强刚需产品。比如我前面说的优必选的教育机器人,跟IP结合的钢铁侠机器人,你说我们一定需要吗?会像手机那样一定要买吗?不一定,它甚至比不上扫地机器人,至少它已经是很多人日常家务中的一部分。在服务机器人中,如果把一类机器人分成半刚需产品,另一类机器人分成相对刚需产品的话,它的投资逻辑也差得很远。

这是石头科技一个产品在京东上的截屏(上图),好评度99%,有数万用户点评。大家如果经常网购就知道,刚需的3C产品销量大,但众口难调,很难能在头部电商平台上达到99%的好评率,因为总会有人不满意。一家公司的产品能够好评率99%,说明非常用心了。刚需产品,比如手机、电视,市场永远被多个巨头、多个品牌瓜分。因为刚需产品市场规模巨大,永远会有新的挑战者用新的策略去挑战现有的领导者。所以当一家创业公司做的是刚需产品,如机器人当中的扫地机器人,在投资判断是要重点衡量公司是否具备把产品做到极致、用产品打动消费者的精神和能力。

但对于半刚需产品,重点则不同。所有半刚需产品,包括如今天的大部分服务机器人和无人机,市场会体现出明显的头部效应。因为大家都不确定我该不该花钱买一个机器人,那当一家企业成了明显的头部公司,具有很大品牌知名度,大家会集中去购买这个品牌,而不会去记住第二、第三、第四及以后的公司。所以对于半刚需产品而言,通常是一家头部公司占到市场份额50%以上,直到这个市场变成真正的刚需产品市场,才会变成由多家巨头来瓜分。优必选就是很好地利用了自己的品牌,迅速获得了半刚需市场的头部效应,所以它可以做教育机器人、娱乐机器人、服务机器人。

这是服务机器人、刚需产品VS半刚需产品不同的公司发展以及投资逻辑。

2.3 工业机器人

工业机器人。1965年就已经已经开始应用。存在了这么多年,而且它自己的产品线这么丰富、这么全,那到底这个行业未来会如何发展呢?

在中国发展工业机器人的机会很大。中国是一个强密集劳动力制造国家。美国一共只有1000多万生产性工业人口,而在中国光一个纺织工业就不止这么多。中国每一千个工人所拥有的工业机器人数量远远小于欧美发达国家的比例,所以工业机器人在中国的发展空间很大。但另一方面,非常有意思,过去40年制造业从当年的欧美转移到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然后转移到中国大陆,现在又在向越南、泰国转移,可如果工业机器人真的已经很厉害、很有效的降低生产成本,这些制造集群还用得着转移吗?用自动化的方式革新它,降低成本,它不就可以留在欧美、韩国、日本了吗?这就说明,今天的工业自动化还远没有发展到能够显著降低成本的水平。

传统机器人更多的还是用在已经非常固化的场景。但启明创投更关注的是,如何用人工智能这些前沿技术去优化工业机器人产业,让工业机器人不仅仅是替换人力、降低成本,而是帮助制造商提高能力、生产更高质量的产品。后者的价值远远超越前者。

相比服务机器人,工业机器人在脑、眼等方面没有充分去利用这一代深度学习驱动的人工智能技术。

工业机器人的发展有几个很明确的时间点。2008年,欧美成立了一批新的工业机器人公司,而在那之前此领域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新公司了。2012年,亚马逊收购了Kiva Systems。谷歌在2012年、2013年连续收购了9家机器人公司,一下子掀起了机器人热潮。同时那一年也是深度学习登上世界大舞台的标志性年份。所以我宁愿相信是因为亚马逊、谷歌看到了AI对机器人未来的巨大推动力,所以在那个时间点开始布局。在中国,2016年资本市场开始将规模化投资到工业机器人领域。这确实跟最新一代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有很大关系。

2.4 传统机器人

传统机器人,针对某一个特定任务,比如某个零部件抓取,需要对机器人的移动做前期的编程,之后机器人就是精准的重复。传统机器人会更多地体现在汽车、电子产品的生产中呢?这两个行业有规模、生产标准化程度高。但其实也因为工业机器人不够复杂,无法支持多种多样复杂的生产或物流场景。我们认为,未来机器人应该是通过传感器进行立体空间的感知,机器进行推理和规划,然后实现具体的动作,而不是简单机械的重复一个预编程的动作。

对于工业机器人领域,我们跟很多人持不同观点。往往交流的时候,大家更愿意讲中国投资工业机器人主题就是降成本。而我们认为,降成本固然是重要的一环,但我们在具体看公司的时候,更重视它是否能提高生产品质。我们投了八九家工业自动化的公司,它们的客户包括全球最大的一些消费电子品牌。这些客户经常提到,它们非常需要通过工业机器人来完成很多以前完成不了的生产工艺,而不单单是考虑成本降低。

3、投资逻辑

最后总结一下,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机器人,所谓“做一个平台性公司”的机会已经基本不存在了。对于今天的创业公司,我们看重的是,公司是否在发展的早期,就想清楚了自己聚焦的应用场景。为客户提供的产品,不仅仅是降低成本,并且要帮助客户创造新的商业价值。我们不要投资一个大棒横扫一大片的公司,而要投那些把产品磨得像针一样的公司。真可以扎的很深,一针扎穿用户关键需求点。而大棒很难命中。

以上就是我的分享。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