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企业新闻

启明观点 | 十问启明创投胡旭波,解密三友医疗如何成为骨科植入物领军企业

2020/04/15 | 启明创投
据IPO早知道消息,三友医疗4月9日在科创板成功上市。上市交易首日,三友医疗发行价每股20.96元,首日收盘36元,大涨72%,市值超过73亿元。
 

 

2014年,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主导了对三友医疗的投资。在三友医疗上市之际,IPO早知道对话胡旭波,他对三友医疗的价值、未来的市场目标以及疫情对于医疗领域投资的影响等方面均做了回应。

 
启明创投在医疗健康、TMT板块有广泛布局,其投资的70%集中于A、B轮。启明创投在医疗领域曾投资泰格医药(300347.SZ)、康希诺生物(06185.HK)、再鼎医药(NASDAQ:ZLAB)、艾德生物(300685.SZ)、启明医疗(02500.HK)、Schrödinger(NASDAQ:SDGR)以及透景生命(300642.SZ)等;在TMT领域,启明创投投资了小米集团(01810.HK)、哔哩哔哩(NASDAQ:BILI)、美团点评(03690.HK)、优必选、云知声等知名企业。
 
2014年三友医疗获得启明创投和泰福资本共计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2017年9月,公司获得盈科资本1亿元战略融资。
 
胡旭波在采访中表示,三友医疗具备原创技术、硬科技,三友医疗能研发和生产更加符合中国人生理特点的骨科器械,为客户带来更好的医疗和生活质量,与科创板的制度设计和出发点颇为契合。
 
以下为IPO早知道与胡旭波的对话:
 
01/
您当时投资三友医疗时,如何判断它的竞争力?当时双方的愿景是什么?
 
胡旭波:骨科领域进口品牌占到很大份额,进口品牌产品设计更加倾向于欧美人的身体结构和生理特点,我们考虑,能不能设计出适合亚洲人或者中国人的骨科产品?当时的行业现状是,自主研发新产品难度很大,时间长,投资大,很少有公司研发及设计能力。而另一方面,对整个医疗体系而言,中国市场需要更好医疗品质和更具有性价比的产品,进口品牌占有比较大的市场份额,成本、费用相对而言都居高不下。
 
长远而言,我们不可能长期依赖价格较高,设计不够本地化的进口品牌;我们研究后发现,三友医疗是极少数有原创研发能力,而且团队有长期承诺,有目标做一家有国际竞争力的以设计和研发驱动的骨科植入物公司。这就是我们所需要支持的团队。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它的产品能够实现医疗费用的降低。因此有了这些朴素的想法,我们就决定投资三友医疗。而且我们一下子就投资了超过2000万美元,我们希望给团队足够的支持,让团队能够不追求短期的财务数据,而是专注于产品研发上。
 
02/
分享一下您对创始人的印象、评价?
 
胡旭波:三友医疗拥有一个创始人的“梦之队”。三位创始人都有在美敦力的工作经历,现在分别负责研发、管理和业务开拓。董事长、首席科学家刘明岩刘博士是中国骨科界唯一一个入选国家“千人计划”的资深科学家,他曾是美敦力骨科业务的资深科学家。他主导创立的拓腾实验室帮助医生把好的想法转化成产品。总经理徐农负责公司的整体管理。副总经理范湘龙负责业务拓展。
 
03/
三友医疗产品的市场份额2015年至今增长很快,在此过程有没有关键时刻、里程碑?
 
胡旭波:在起步阶段,三友医疗花了四、五年时间与三甲医院的顶尖专家合作,让三友更加深刻地理解医生对临床治疗和产品设计的需求,同时专家们也开始了解到三友产品的独特之处,这个过程非常不容易,毕竟,在中国骨科领域,大部分医生对中国公司的印象还停留在模仿阶段,慢慢地,专家开始意识到三友的原创能力,以及三友产品在临床治疗上的独特优势。三友医疗也慢慢成长起来。真正让许多医生认识到三友医疗产品的临床治疗价值是在2018年以后,公司也初步建立了品牌。
 
我们将科创板上市看作是第二阶段的开始,我们希望三友医疗能够与国际大品牌在中国市场充分地竞争,并为中国市场骨科产品的升级换代和性价比做出贡献。
 
长远来看,三友医疗致力于成为骨科植入物的顶尖品牌,并走向国际市场。三友医疗的产品已经进入欧美市场的一些医疗机构,不过,我会更加耐心地看10年时间,看看10年后三友能不能成为全球创新型骨科植入物的一家主流品牌。
 
04/
医疗器械毛利率不低,为什么其受资本关注的速度慢于创新药?
 
胡旭波:启明创投参与投资的启明医疗、惠泰医疗、澳华医疗、飞依诺等都成长到了一定的规模。医疗器械公司很少有能凭单品种做到很大的,但药企一款新药上市后,可以达到几亿、几十亿元销售额,这是投资人更少投资医疗器械的主要原因。
 
目前,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做得出色的公司相对不多,但我认为未来几年会受到更多的关注。中国医疗器械的产品设计能力在提高,尤其是核心的心血管、骨科两个领域,好公司渐渐浮现出来,它们有机会成为全球性的大公司。
 
05/
高值耗材为何一直是医疗器械领域的热门标的?
 
胡旭波:高值耗材以心脏和骨科的应用为主,两者对医疗器械的技术、质量要求很高。相比于其他器械,植入性医疗器械会植入人体,跟生命和生活质量朝夕相关;作为投资机构,我们希望通过投资来培养企业做出更优质的产品,用更好的产品去服务病患。
 
一些进口品牌的高值耗材的价格不低。三友医疗的一个使命也是通过设计和生产效率的提高来降低成本。但现在的首要任务还是要确保产品的设计、质量、性能,如果产品因不够优质而降低治疗效果,反而会增加医疗费用,对医疗资源造成浪费。
 
06/
过去三友医疗已在高端医疗器械中有一定成绩,未来它会怎么定位?还有什么机遇?
 
胡旭波:三友有望成为国内对标史赛克的骨科公司。史赛克是一家以骨科植入物为核心的全球性的医疗器械公司,目前的市值约3800亿元(人民币);我们希望三友医疗在多年后也能接近这个水平。我希望三友医疗通过持续的研发产品、本地化成长和未来国际化来不断成长。
 
07/
骨科估值相比整体器械估值要高。和其他几个器械品类相比如何评估?
 
胡旭波:心脏植入物和骨科植入物估值要相对更高。因为医疗器械有骨科、心脏植入类,也有超声、X光、监护仪等其他广泛种类,其中技术含量相对比较高的是心脏植入物,全球最大的心脏器械公司,如美敦力、强生、圣犹达等,心脏领域市值都有大几百亿美元,但再看传统医疗器械全球大厂商,如有医疗板块的GE其总市值差不多600亿美元。这反映出医疗器械的技术含量是有差异的,也是类似三友医疗这样的植入物器械公司的潜力所在。
 
08/
从PE倍数来说,高精尖技术主导的心脏、骨科医疗器械与其他领域公司大概能相差多少倍?这个估值会传导到一级市场吗?一级市场也会相差两倍吗?
 
胡旭波:我认为差距还是很明显的,GE总市值600亿美元左右,西门子医疗市值在300百亿欧元左右,但是美敦力已经1000多亿美元,强生总市值3500亿美元,对比很明显。
 
目前来看,流向医疗器械其他领域的投资已经不多了,主要是因为它们的技术门槛不高,而能够做心脏、骨科植入物的公司还是很稀缺的。事实上,一级市场对公司的波动性影响没那么大,我们投资一家公司的目标是持有5年、10年以上,不用像二级市场投资者那样在意短期内股价涨跌。
 
09/
疫情对医药市场投资机会、估值水平有新的改变吗?
 
胡旭波:我觉得对医药健康投资不会有太大改变,但整体上大家对未来的投资会变得谨慎一些。尤其是餐饮、旅游等板块受到蛮大影响的,市场上一些资金会观望,也会影响医药健康行业资金量的大小,估值水平可能还是会略有下调。
 
10/
最后总结一下,以医疗健康行业为例,启明创投投资企业时,看重的内核是什么?
 
胡旭波:主要是三个方面。第一,我们投资的企业要能在医疗健康行业解决比较大的问题,能提供好的产品,或大幅度降低成本,亦或是能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体验;第二,我们希望公司的创始团队对目标有长期的坚持,能够把事情做成。这两点最关键。第三,投资中我们会考虑价格等其他因素,当然,相对于前两方面,价格因素就没有那么重要了。